新华网 正文
工业大麻的“黄金猎场” 资本角逐CBD提取资质
2019-04-15 08:29:15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4月9日,曲靖市沾益区红土沟的一个地块,康恩贝旗下公司已经在对即将播种的工业大麻做准备工作。

  一棵长出来的大麻:4月8日,位于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区聂子洞村的一家工业大麻种植公司外,较早种植的“云麻7号”已经长出绿叶。

  北纬25°52',东经103°40',清明刚过,才下过一场雨的菱角乡天朗气清。

  日头正热,王水英从腰间挂着的布兜中抓出三四粒形状略圆,如绿豆般大小、呈黄褐色的“云麻7号”,放入半截身子已经埋在泥土的锥体播种器里,顺着播种器一路向下,“云麻7号”在已经施肥的泥土中安睡。

  只要十来天的时间,王水英种下的“云麻7号”就会从土地中冒出头来,此后这片农田边会挂上更详细的经纬度信息牌,以方便当地公安监管。

  菱角乡平均海拔2040米,年平均温度13.8摄氏度,很多村落都有农户种植工业大麻。今年种植了7亩地工业大麻的王水英,在白沟村已经算是大户。八九月份,待工业大麻花叶繁茂却还未结籽时,他们会将大麻砍下,摘下花叶晒干,送往工厂,便完成这一年的收成。

  去年王水英并没有参与工业大麻的种植之中,和当地很多村民一样,都是今年第一次种植工业大麻。

  越来越多人种植工业大麻的背后,是今年工业大麻“大爆发”。其中菱角乡所属的曲靖市,成为顺灏股份、龙津药业、康恩贝等多家上市公司布局工业大麻的选择地。

  工业大麻,我国也有地方将之称为汉麻、火麻。与传统大麻不同,工业大麻的四氢大麻酚(THC)含量低于0.3%,已经不能直接产生毒品效果,但因为其存在被利用于毒品的风险,监管依然严格。

  随着全球宣布医疗用工业大麻合法化、CBD(大麻二酚)合法化应用于医疗的国家越来越多,工业大麻在国内资本市场掀起投资浪潮,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国多家上市公司接连宣布布局工业大麻,股价也水涨船高。一些在云南当地从事工业大麻种植或提取的公司,也频频接到资本抛来的橄榄枝。

  工业大麻掀起浪潮的同时,市场是否满是泡沫?2019年4月7日至11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云南多地大麻种植地或公司,了解工业大麻产业链生态。

  人为降温?

  种子供不应求,政府已有意控制种植面积

  从昆明市向东北方向近200公里的沾益区菱角乡,已经算是今年工业大麻播种较早的区域。辖区聂子洞村驻扎的云南汉晟丰工业大麻种植有限公司外围,约3亩地的工业大麻有很多冒出了头,工厂内大棚里的工业大麻长势喜人。

  汉晟丰是与王水英等农户签署种植协议的甲方。由于今年市场行情火爆,汉晟丰把工业大麻种植面积从去年的2000亩左右提升至新的10000亩左右。

  按照流程,每年都是由存在CBD提取需求的工厂提前向汉晟丰下订单,汉晟丰再根据客户需求量来预算当年的种植面积、和农户签署协议,根据已有土地情况去办理供种协议、运输许可,再去当地沾益区公安局审批,获得批准后才能种植。

  有数据显示,全球工业大麻种植业务毛利率仅20%至30%,此前在工业大麻种植领域深耕多年的汉晟丰才刚刚产生盈利。

  这其实不是一笔难算的账。记者在曲靖当地了解到,去年多家种植工厂以10元/斤的价格从农户手中收购工业大麻花叶,这样每吨的工业大麻花叶仅原材料采购成本就达到了20000元。

  市场的水到底有多深,对于初入行者来说还充满未知。陈勇(化名)决定今年先种上100亩看一看,为此特意跑到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办理手续。

  这时已经是4月11日,工业大麻适宜的最佳播种时机随时都可能来临。他的种植计划打算在南部的普洱实施,此次能够顺利办下种植手续,陈勇有些意外。他满怀庆幸地对记者说,自己拿到的可能是今年最后一张工业大麻运输许可证。

  运输许可证是办理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的重要一环。新京报记者从云南省农业科学院获悉,云南本地种植的“云麻7号”由云南省农业科学院选育,今年通过云南农科院已经流出可以种植10万亩的工业大麻种子。

  此外,云南省农科院还授权云南省工业大麻股份有限公司培育“云麻7号”种子并销售。4月10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工业大麻股份有限公司的注册地昆明市云麻路2号,并未找到该公司的具体位置。记者致电向公司了解情况,工作人员回应记者称,不接受采访。

  在公司取得工业大麻种植许可前,也需要获得云南省农科院或工业大麻股份公司的“供种协议”。

  4月11日,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经济作物研究所杨明教授告诉记者,由于今年的“云麻7号”种子已经供应完,加上下游CBD提取工厂的生产能力有限,今年计划种植的面积已经够多,政府部门已经有意控制今年的工业大麻种植审批。

  布局集中

  上市公司扎堆云南曲靖,种植多未实际开始

  对于今年早一点进入工业大麻种植领域的公司,有的已经开始准备播种。

  4月9日,新京报记者在曲靖市沾益区红土沟,看到了康恩贝旗下公司希美康已经在为今年的工业大麻种植做准备。康恩贝此前公告,公司旗下希美康、银杏生物等公司共获得2.4万亩工业大麻种植批准。

  据希美康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介绍,仅希美康一家公司计划在2019年种植5000亩土地的工业大麻,其中3000亩土地为此前已经完成土地流转协议的自有土地种植。

  在一处希美康种植基地的一角,两名农户正在为一处提前施好肥料的土地盖上薄膜,这片土地上也种植上了银杏树苗,每行银杏苗旁边预留出一行为“云麻7号”播种的位置。

  种植片区的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需要提前看天气预报,如果近五六天无大暴雨,才可以进行工业大麻的播种,“下大暴雨容易让土地结块,不利于大麻出苗”。

  曲靖市南部的师宗县,云南牧亚的工业大麻种植播种也尚未开始。今年3月,上市公司龙津药业宣布即将收购云南牧亚51%股权。

  4月10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云南牧亚在曲靖市师宗县豆温村的分公司。在豆温村村委会旁,一块“云南汉木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有机工业大麻种植基地”的牌子矗立在路边,上面写着的实施单位就是“云南牧亚”。

  豆温村村书记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的工业大麻尚未种植,农户也还没有拿到种子。在此前,豆温村的村民已经和云南牧亚签署了4年的种植合同,仅2018年就有368户村民种植工业大麻,种植面积共有2667亩。此外,2019年豆温村还计划免费出借部分土地给云南牧亚在村里修建厂房。

  新京报记者统计出的19家涉及工业大麻上市公司中,大部分都布局了种植业务,除康恩贝、龙津药业外,顺灏股份、方盛制药的工业大麻种植布局也在曲靖市。

  4月8日,方盛制药宣布与曲靖市会泽县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计划在未来8年分期投资10亿元,在会泽建立中药材、工业大麻种植基地和深加工基地。会泽县政府为方盛制药有偿提供20万亩左右土地用于中药材及工业大麻的种植。顺灏股份旗下公司云南绿新计划在曲靖沾益区种植1000亩地的工业大麻。

  原本主要做车轮制造领域的兴民智通4月8日宣布,子公司与昭通天麻产业开发有限公司等签署协议,拟共同投资设立一家合资公司,从事工业大麻种植及下游产品研发生产等相关业务。昭通天麻已取得种植许可,拥有种植基地3个,专业合作社2个,种植户5000余户,实际可种植面积达4万亩。

  此外,东北的工业大麻种植布局也在增加。此前哈药股份宣布,与孙吴县人民政府及种植合作社,以公司加农户订单农业方式,就收购1.5万亩的工业大麻花叶进行谈判。通化金马3月28日宣布,与吉林省农业科学院、通化市二道江区人民政府共同签署《工业大麻合作项目协议》,探索工业大麻的育种、种植及产品研发。

  福安药业则是选择和美国公司签订《合作意向协议》,合作各方拟利用各自优势在工业大麻绿色种植,工业大麻产品提取、深加工等领域开展合作。

  不过,很多公司的布局也存在不确定性。

  2019年4月4日,福安药业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本次合作具有现实基础和切实需要,不存在炒作股价的情形。”虽然福安药业并未在美国开展经营活动,但是公司表示“希望借此机会进入工业大麻领域,着力开拓美国工业大麻CBD市场”。

  2019年4月12日,通化金马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截至目前,吉林省工业大麻种植和生产加工尚未合法化。”“通化金马尚不具备开展工业大麻业务相关资质、人才和技术储备。”“合作项目后续实施过程中可能存在因公司实际发展情况或市场环境变化等因素而调整规划内容的可能性”。

  哈药股份在公告中称,截至目前,就此事项尚未签订任何协议,未支付任何定金,未开展中试生产车间建设。

  2019年4月12日,方盛制药在公告中提醒投资者:“公司全资子公司喆雅生物尚未正式申请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且工业大麻的具体投资额和用地规模暂未确定。”

  工业大麻缘起

  因禁毒需求而研究,应用从服装产业到CBD提取

  最初的工业大麻种植,是为了禁毒需求。

  在上世纪80年代,传统大麻是云南当地一些少数民族种植的农作物,相当于棉花一样,少数民族将其中的麻秆制作成纤维,用来做传统的服装。随着外国人了解到云南的大麻种植,越来越多的西方人专程到云南来吸食大麻,为禁毒带来隐患。

  云南省农科院杨明的团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受当地公安厅的委托研究出了新的品种,去除传统大麻上的THC。随着杨明团队选育出完全不具备提炼毒品的特性的新品种“云麻1号”、“云麻2号”,云南开始出现大规模种植工业大麻用于服装产业。

  2003年3月,云南省公安厅制定《云南省工业大麻管理暂行规定》,并由云南省政府颁布实施。

  2009年,我国军方选择天然纤维做军服时看好工业大麻的纤维,和上市公司雅戈尔合作,在西双版纳建了一家做工业大麻深加工工厂,云南军方提供技术和机器。

  这时云南对于工业大麻的种植业逐步开放。2010年1月1日,云南省施行了《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成为全国第一个以法规形式允许并监管工业大麻种植的省份。2012年,云南省政府还将工业大麻列为“生物制造产业”发展重点之一。

  但没过几年,黑龙江也开始种植工业大麻用于服装产业。平整的土地、机械化生产带来的低成本,让云南工业大麻种植在服装产业上很快失去优势。雅戈尔的工厂后来也搬离西双版纳,主要用的原材料也从黑龙江买入。

  工业大麻纤维在云南发展不好怎么办?杨明团队受国外工业大麻花穗中提取CBD用于医学领域的启发,再次研究工业大麻新的育种,才有了现在主要用于CBD提取的品种“云麻7号”。

  加工执照

  工厂需满足严格监管要求,国内10公司拿到加工许可前置审批

  2012年,一家英国公司开始疯狂找能提取CBD的工厂,在中国发现了合适的机会,当时找到了云南汉康的创始人潘宗兵,其也曾被媒体称为“CBD工业提取第一人”。

  2014年,潘宗兵创立的拿到云南省第一个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的公司汉康生物成立,2015年建成CBD工业化生产工厂。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汉康生物使用的还是云麻1号的废弃花叶用来提取CBD。

  2015年,云南汉木森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云南昭通注册成立,公司也进行工业大麻花叶加工及销售。随后,云南汉素(隶属于汉麻集团)、昆明拜欧生物也相继获得工业大麻花叶的加工资质。杨明告诉新京报记者,2019年又新增了两家公司拿到加工许可证,有10家公司拿到了加工许可的前置审批。

  在云南省农科院杨明教授和多位从业人士看来,工业大麻的CBD提取工艺并不复杂,复杂的是提取工厂需要能够满足严格监管的要求。比如工厂要事先建立台账制度、拥有运输证明、每个房间的24小时监控记录、和禁毒局联网等要求。

  杨明告诉新京报记者,已经拥有CBD量产化能力的工业大麻加工厂,事实上可以零成本地提取毒品作用的THC。但如果是专门从现在的工业大麻花叶中提取THC,成本过高,也不会有人这样做。

  这意味着,做好工业大麻提取工厂的严格把关,警方才能将工业大麻制毒的风险降至最低。

  截至2019年1月,全球有41个国家宣布医疗用大麻合法,超过50个国家宣布CBD合法。加拿大、乌拉圭两国大麻全面合法化。美国已经实现CBD全面合法化。

  “淘金”CBD

  有的与有资质公司合作,有的自建工厂或改造

  根据BrightFieldGroup预计,全球CBD产业价值在2019年将达到57亿美元,到2021年将达到181亿美元。“CBD”,也被认为是工业大麻中的“黄金”,目前国内从工业大麻中提取出的CBD大多出口到国外,只有少部分留在国内用于化妆品加工上。

  而曾经较少有公司能够做CBD提取的现状或将改变。除了布局工业大麻的种植,还有很多上市公司开始计划布局工业大麻CBD的提取,其中包括顺灏股份、诚志股份、塞力斯、康恩贝等均宣布正在申请工业大麻的加工许可。

  为获得CBD加工资质,上市公司德展健康、东风股份、顺灏股份选择与已有工业大麻加工资质的公司合作,也有公司选择自建工厂或改造已有工厂。

  4月9日,康恩贝子公司希美康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计划改造的CBD提取工厂在无锡,未来工厂改造建成,还需要获得相关部门验收合格后,才能最后获得CBD提取许可的工业大麻加工执照。

  此前康恩贝公告,公司子公司云杏公司在获得加工工业大麻花叶项目申请批复后改造和试制工期将在3至5个月内完成。但是,上述时间属于公司的初步预计,由于受到国家法规政策变化、监管要求变化、试制实施过程和结果等不确定性因素影响,实际工期存在未达到预计工期目标的可能,“改造完成后的提取生产线年加工处理工业大麻花叶(干品)能力可达2500吨-3000吨。”

  昆药集团也同样希望布局工业大麻加工业务,公司计划改造子公司昆药集团血塞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车间,计划提取工业大麻花叶500吨,年产高纯级CBD(大麻二酚)2吨、全谱系CBD(大麻二酚)油3吨。

  4月11日,新京报记者来到昆药集团,公司董事会秘书徐朝能告诉记者,改造工厂的审批正在提交当中。在徐朝能看来,工业大麻的CBD提取虽然有一定门槛,主要是对提取的粗品提取到精品的技术难度,“我们有其他技术提取的积累,这个我们也是第一次在做,也存在不确定性”。

  资本逐猎

  拿到资质的公司被争抢,身价水涨船高

  今年3月,决定做工业大麻的曲靖市福兰德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开始办理工业大麻的种植手续、加工前置审批。这原本是一家矿工机械设备工厂,就坐落在曲靖市沾益区工业园附近。

  决定转型后,公司在今年1月22日将曲靖市福兰德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的经营范围从“采矿、冶金建筑专用设备制造”变更为“农业技术推广应用”等,公司名称也变为“福兰德农业科技”。

  3月19日,福兰德农业科技的注册资本从100万元增加至2000万元,经营范围再次变更,其中增加了“植物的科学研究、种植、加工”、“植物油、火麻籽油”等业务。仅仅10天后的3月28日,公司的经营范围再次增加了“工业大麻加工筹备、工业大麻(云麻7号)种植”。

  两个月的时间,从一家机械制造厂转变为工业大麻种植公司,今年已经打算种植5000亩的工业大麻,还已经拿到了CBD提取的前置审批。

  4月9日新京报记者来到福兰德工厂内看到,工厂内依然有员工在进行仪器加工的工作。在厂后的一片空地上,是公司计划建立工业大麻厂房的土地,“9月份之前把新厂建起来投产,设备都已经订好了,整套设备最贵的将近6000万”,公司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

  二级市场上投资人疯狂买入“工业大麻概念股”股票的时候,云南从事工业大麻的公司也开始频繁接到投资人的电话。作为工业大麻的“新人”,福兰德已经收到了多家公司抛来的投资橄榄枝。福兰德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公司的估值,已经有1.5亿,“现在有几家在谈”。

  在政策有随时变动的风险下,已经获得种植资质或拿到CBD提取资质的公司,身价水涨船高。

  另一家在云南大理的云南叶素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中包含工业大麻种植、销售;中药材等内容。很早就拿到了1000亩工业大麻的种植审批。虽然今年还没有播种,但公司已经收到了两三家公司的投资意向。

  只从事工业大麻种植的汉晟丰,也已经收到了多家投资机构的橄榄枝,而对于具体计划对公司投资的公司是哪些,负责人表示不便向记者透露。

  “现在是我们在选他们”,汉晟丰的负责人,带着些许自豪对记者说。(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阎侠)

+1
【纠错】 责任编辑: 高畅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特色农业 别样春管
特色农业 别样春管
航空工业试飞中心功勋园对外开放
航空工业试飞中心功勋园对外开放
春满肇兴侗寨
春满肇兴侗寨
大山深处 郁金香开
大山深处 郁金香开

亚博冲100可以提现多少腾博诚信为体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210108383